Kkkkkkls_

四米 三米 两米 一米
你走向了我
是夏日的难得清风 是身边花开浸透的香味

宿舍的拥挤燥热
林荫的斑驳树影
从头顶投射下来的光
形成了我们相似的影子
映在泊油路上 印在心门上

一圈 两圈 三圈 四圈
不同于往日的悠闲
是压倒性的气场
和镇定自若的迈步
是各式各样色彩与躯体融合的美感

后台的嘈杂忙碌
秀场的炽热灯光
从四面汇聚的光
形成了我们绽放的鲜明
映在观众脸上 印在瞳孔上

一句 两句 三句 四句
切换了未来的道路
是惴惴不安的未来
是铺满荆棘的岁月

房间的潮湿狭窄
走廊的玩耍嬉闹
从镜子反射出来的光
形成了我们前路的雏形
映在我们脸上 印在灵魂上

然后呢
然后是聚焦 是亮丽的造型 精致的妆容

于此同时 举止限量

我看向你 我想说 我好累
你看向我 又避开 摇摇头

我在干什么 你在干什么

四米 三米 两米 一米
我走向了你
是黑暗的山崖和清风
似乎是下坠的
慢慢 慢慢

我好像抓住了你
你好像抓住了我

那就这样 不要分开好了

振动山海的汪洋 不可占卜生命是否平凡

“在一起吧 不要管了”


【长得俊】笔尖的躁动(中上)

04
晚上,尤长靖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枕头埋头玩手机。而林彦俊又在和洗澡做新的一轮持久战,这一般是他放松自己的时候,可是自己心里绷着的一根弦到现在都没有松懈,他疑惑于尤长靖这几天的表现,包括白天找他要书看……换做以前,尤长靖可是喜欢和朱正廷拿着电视剧谈天说地的人啊,为什么最近总是有一种低气压在他旁边。

林彦俊决定找个时间好好找他谈谈,并且握紧了手里的牙刷。

当他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尤长靖把自己裹在被子里,连头也被盖住了。他于是上前把被子往下拉一点,怕尤长靖在里面闷的难受。

正处于闭眼冥想世界的尤长靖突然感到有人在抓自己的被子,想都没想就掀开并且大声说道:“你有病啊没看到我再睡觉啊!”

就是这样,本来就没有坐稳当的林彦俊被他这样一弄整个身子向前倾去,要不是手肘撑在枕头上的条件反射,他的额头可能就要磕到尤长靖的鼻子了。

“你干嘛啦?刚洗完澡脑子懵掉了是不是……”尤长靖一边朝旁边别开脸一边说道。

见林彦俊慢慢直起身子没有说话,在林彦俊起身的那一刻尤长靖小声说:“莫名其妙的最近。”

05
事实上林彦俊是没有从刚才亲密的举动中缓过来。这并不是因为两个人几乎为零的距离,而是……

林彦俊回到自己床上躺着,悄悄翻开书。书上第9页写着:我从来没有遇见一个像你一样的人,来自纯白干净的世界,从头顶的发旋到脚后跟的线条都是我喜欢的模样。很想拥抱你的温柔和细心,也最感谢你的温柔和细心。

后面第21页写着:今天的小橘有跟世界熟悉一点了。我知道了你好多事情,你真的很能讲噢你从马来西亚讲到南京,但是我好喜欢听你讲的故事。不在乎有多精彩的情节,我喜欢的是那个声音和那位当事人。

接着他翻开第24页: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就看着天花板,脑袋里什么都没有想,唯一的动静是你轻轻呼吸的声音和偶尔翻动的被子发出的声音。好想知道安稳入睡的秘密,以及在那个时候靠近你、看着你的时候你脸上的表情。

看到这时脑子里就浮现了刚才的场景。
那是真实存在的吗?

05
其实最开始林彦俊就觉得尤长靖很有趣,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但是对方可爱的口音以及懂得倾听和调侃的本领让自己产生了更想亲近的想法。

后来和他一起练习,从公司到大厂,再到现在的九人团体,尤长靖都是不可缺失的存在。每次自己的难过和喜悦都有他在身边可以分享,仿佛一个善良的树洞先生。然后林彦俊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树洞朋友,都是男生又怎么样,年轻开启无限可能诶。

然而,林彦俊发现身为制霸的自己没有办法抑制住暗恋的小心思,并且这个秘密不能跟树洞先生去分享了——万一树洞先生知道了,不再跟他做朋友怎么办……

于是林彦俊决定在一些本子上写自己的心事,久而久之养成了习惯。但是经常搬宿舍,甚至要经历搬家这些事情之后,本子常常会弄丢,毕竟是个小部件,太惹人注意了就藏不住了呀。最后聪明的林彦俊找到了一个新方法——在书上写。书是跟着自己一直走的东西,搬到哪里都会是这几本书,自然弄丢的风险变低了。

07
在书上写东西的林林酱抱有一个美好的梦想:
“要是写着写着我们真的在一起就太好啦!”


———————我是分割线————————
大哥们可以试一试在自己的一些书上面写点东西 这个小巧思很奇妙的
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
在书上写的暗恋真的可能在一起的
双向暗恋太美好了呜呜呜
估计还有两篇就可以结束了
谢谢小可爱们的喜欢
入cp圈很久但是一直在看文从来没有自己写过
第一次尝试 我会努力的🙏🙏

【长得俊】笔尖的躁动(上)

从小芙 小橘和小柚时尚芭莎开包采访来的脑洞
第一次写cp文有点紧张 激情速打he
有什么地方不妥请指出谢谢
撞梗删

“……我以前会写一些东西,但后来我发现那些本子会常常弄丢,所以我就直接拿笔在书上写一些我觉得还不错的东西……摘录一些小轶事这些……”

01
说起来林彦俊真的是百分之九十五的文艺青年了,无论是微博还是朋友圈里都是带有处女座小巧思的精致照片。

为什么不是百分之百的文艺青年?
当然是因为他中二的制霸幻想和那张连鬼都撩得动、偶练众望所归的颜值top1的蹦迪脸,以及偶尔出现的小橘。

尤长靖满意的认可自己脑子里的想法,决定拿起桌上的小面包奖励自己如此聪明的脑袋瓜。

当他一边视线不离手机上的高清图一边用手去摸索小面包时,他摸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不要污),又摸索了一下,发现是林彦俊前不久刚拆开的书。

02
回忆起之前做过的采访,尤长靖开始好奇自己室友到底在书上记录了什么事情——是什么事情那么值得一个人在匆忙的行程和训练之中挤出时间来写上几笔,是什么事情可以让一个人害怕弄丢所以换一种方式希望它们可以保存很久……

尤长靖不敢继续往下想,他害怕自己陷进这个可以害死猫的疑问漩涡,也不敢开口问。毕竟,之前来他们宿舍的人无聊的时候找林彦俊借书看,他都是很凶的拒绝了别人啊。

“在干嘛呀盯着我的书发呆,它比我好看吼。”林彦俊突然进来,看到正在发愣的尤长靖说道。

“没……没什么,”尤长靖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我只是好奇这书讲的是什么,最近我觉得我知识储备不够了需要补给。”

是苍白的借口。

林彦俊歪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尤长靖,开玩笑道:“你每天吃的不够多么,还想要补给啊?”

尤长靖尴尬的笑了笑,拿起手机去找隔壁的农农玩了。

03
这边林彦俊还在思考怎么跟尤长靖讲这本书其实只是个绘本根本没有什么印刷字的事实,小鬼就急匆匆跑进来跟他约饭吃。林彦俊话音还没落下小鬼就拉着他的手跑去外面找东西吃了。

另一边尤长靖坐在陈立农的房间里发愁,他手上的抱枕已经被揉的变了形。农农放下手里的作业对他说:“长靖,你怎么又心情不好了啊……刚才我还看见彦俊哥去找你了诶。你们吵架了啊?”

“不是啊农农,我跟你讲,林彦俊开始有秘密了耶,而且都不跟我说了。”尤长靖撑着脑袋说道。

“诶?你们两个不是无话不谈的吗,之前我还听林超泽说你们没事就在一边说些什么,有的时候怕别人听见还用闽南话讲事情诶,难道不是的吗?”

“以前是这样啊,但是之前那个采访你也不是没有看过,他会在书上写些东西的。之前我看他在本子上写的时候以为他是摘抄什么内容,但是现在直接在书上写了,肯定不是我想的那样了啊。你忘记上次Justin找他借书时候的场景了吗,吼的一声把好好的孩子都吓懵了……”

“确实诶,这是什么情况噢居然这样。”陈立农思考片刻说道。

尤长靖没有说话。

他低下头,酸涩和疼痛从上到下同时蔓延着。好久没有如此失落了吧,无论是在原来公司训练还是在大厂里度过的昼夜,尽管训练再累每天流再多的汗,甚至会压抑到想哭;可一旦看向身边的人,看向总是和自己待在一起的林彦俊,这些艰难岁月都是他们一起吃苦的幸福啊。

可是,为什么现在递来水的是别人,约一起吃饭的是别人,就连分享秘密也可以是别人了吗……所以自己,也只是别人而已吗?

是的吧。